清少

目前大概是全职自耕地。

专注狗血剧情一百年的漫画段子手。

我大概是没什么资格说文风的,毕竟成文太少,在玩票性质的自娱自乐里也积累甚浅。

 

但毕竟作为自我表达的一种方式,大致可以从技术角度来剖析一下自己文字表达与其他表达方式之间逻辑和风格的差异性。

 

无论是哪种表现手法,最重要的都是创作者背后想要表述的精神根源和由之产生的必要的艺术氛围。

而对于我而言,创作的底线在于,不干涉读者的独立思考,不对喜好风格横加引导,尽可能开放式的情节设置,不包含任何感情和立场,只是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是我最喜欢的导演/编剧Andrew Niccol带给我的启发和影响。

 

“有些人害怕知道了本行的工作原理会扼杀其自发的创作冲动与创作行为,因此他们从不研究本行的手艺,而只是一味地把自己锁闭在一种无意识的习惯之中亦步亦趋,以为这就是直觉。”罗伯特·麦基在《故事》中如是说。

作为完全业外人士,自己在讲每一个故事的时候都在做针对性的基础技巧练习,比如最近的几个,都是在做最简单的120分钟好莱坞剧情片节奏控制练习,单纯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学习欲望,算不得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更妄论提升。

 

刚入欧美圈时,一度很苦恼自己文风特别日系(当然画风也是),特别有违和感。两年间细碎的练习做下来,最大的安慰和收获在于终于明白了,最终的遣词造句/笔头功夫,作为创作表达的基础同时也是表现环节末端直接呈现在观众读者面前的部分,往往是整个创作环节中最不重要的部分。关键的是要讲怎样一个故事,为什么要给这个故事搭配这种表现手法和艺术风格,然后做好取舍,放弃所有扰乱脉络走向的爆点。

 

也同样因为这些练习和思考习惯,实现阶段自己更多在思考镜头和画面的内容,简言之我囿于画面式的表现形式,在用文字来做表达时,往往陷入只是陈述画面内容人物动作景物塑造和对话描写的局面,文字作为不熟练的工具,所有的技巧与艺术性便完全消散了。

 

这也就是之前说到,一年尝试下来,确认自己并不适合文字这一表现手法的根本原因了。

评论
热度 ( 3 )

© 清少 | Powered by LOFTER